半年虧損15億,被國產品牌“趕超”,ZARA線上征程急需加速

近日,國際著名時尚品牌ZARA母公司,西班牙企業Inditex集團發布了2020財年半年度報告。由于上半年疫情影響,Inditex集團的營收數據和盈利數據都不太好看,截止7月31日為止,其營收80.33億歐元(約合637億人民幣),同比下滑了37.3%;凈虧損1.98億歐元(約合15.7億人民幣),同比下降了103%。

當然,簡單的營收和盈利數據并不能說明Inditex和ZARA的“快時尚”故事就要在此收場,它慘淡的財報之下,仍有不少亮點等待挖掘。

第二財季扭虧為盈,ZARA母公司仍游刃有余

隨著上半年“黑天鵝”的來臨,以線下門店為主要盈利來源的Inditex遭遇了慘重的損失,旗下多個品牌皆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銷售額下滑。

半年報顯示,Inditex 旗下家居服飾品牌 Oysho 虧損最少,銷售額下降 30.8% 至 2.08 億歐元,其次是 Pull & Bear、Stradivarius 和 Bershka,銷售額下降 33.79%(至 5.78 億歐元)和分別為 3530 萬歐元。 %(至 5.02 億歐元)、35.9%(至 6.92 億歐元)。

核心品牌 ZARA 和 ZARA HOME 以及 Uterque 和 Massimo Dutti 是銷售額下降最嚴重的品牌,分別下降 37.8%(至 55.32 億歐元)、40.3%(至 3100 萬歐元)、58%(至 4.9 億歐元)歐元))。

銷售額的大幅下滑影響下,Inditex自然沒能交出令投資者們滿意的答卷。不過這份慘淡的財報中也并非沒有亮點。

將半年報拆分來看,今年第一財季中Inditex虧損了4億歐元,這是半財年中主要的虧損來源。而第二財季中Inditex卻出人意料地扭虧為盈,凈利潤達2.14億歐元。這意味著Inditex已經開始從疫情帶來的陰影中走出。

Inditex 在其半年度報告中也證實了這一點。 Inditex表示,公司現在已經到了一個轉折點。為進一步提高公司盈利能力,為上半年的“門店優化計劃”劃撥了3.08億歐元的儲備金。如果不計入這些儲備,Inditex 上半年實際上可以保持 3900 萬歐元左右的利潤,這也反映出 Inditex 還是放心的。

精簡門店數量,ZARA母公司發力線上賽道

“精簡運營”是Inditex急需完成的任務之一。為了完成這項任務,Inditex 從年初開始就開始對其門店進行清理工作。 Inditex在2020財年第一季度報告中透露,2020-2021年將關閉1000-2000家門店,相當于全球現有門店數量的13%-16%。

Inditex表示,這波“關店潮”將主要針對那些銷售業績不佳的品牌店,如去年剛進入中國市場的Massimo Dutti、Bershka、Uterque等。

Inditex還表示,這波關店潮將主要針對亞洲和歐洲地區,但對于中國市場,Inditex仍保持著看好的態度。在接受媒體采訪時,Inditex集團公關部表示,未來將在中國開設新的ZARA北京王府井旗艦店,一旦建成,它將會是亞洲規模最大的ZARA門店。

不過總體來看,Inditex計劃中的門店數量要比從前少得多,按照現有的比例計算,其門店數量預期會下降至6450-6250家。若是算上Inditex未來計劃新增的門店,這個數字將提升到6700-6900家。

相較從前龐大而臃腫的線下門店群,收縮門店數量可以有效地減少運營成本,為Inditex從2012年就開始的線上化轉型提供條件。根據財務數據顯示,其上半年在線銷售額同比增加了74%,今年4月份更是達到了95%的同比增長率。疫情讓Inditex看到了線上銷售可期的潛力,也堅定了它未來朝線上化發力的決心。

Inditex在財報中表示,其最終目標是進一步整合其全球銷售網絡,到2020年底,旗下品牌的所有產品均可在線購買。同時,也相信在其線上戰略和門店精簡計劃的推動下,公司整體業績有望在2020財年下半年重回正軌。

進軍線上的優衣庫背后,國產時尚品牌們已借機爭先

作為全球范圍內另一家“快時尚”服裝零售巨頭,優衣庫母公司迅銷集團也因為“黑天鵝”的沖擊而掉進了虧損泥坑。

根據迅銷集團2020財年第三財季銷售數據顯示,其營收同比下降39.4%,虧損達43億日元(約合人民幣2.78億元)。根據其2020財年前9個月的數據,迅銷集團的收入約為1.54萬億日元,同比下降15.2%,凈利潤為1323億日元,同比下降46.6%。

和競爭對手Inditex一樣,迅銷集團的線上化計劃也正有序進行中。數據顯示,其核心品牌優衣庫日本的三季度電商渠道銷售額同比上漲了47.7%,此前迅銷集團就曾表示,將把未來的增長重心放在電商改革之上。

此外,憑借龐大的規模和值得信賴的品牌,迅銷集團一度停滯不前的業績也開始復蘇。以優衣庫日本為例,其6月份的銷售額增長了26.2%,大中華區的收入和利潤也呈現增長趨勢。

由此可見,“黑天鵝”帶來的挫折還不足以擊垮這兩家服裝零售巨頭,它們的線上化仍然有條不紊的進行著。但它們沒有發現的是,從前起步總是慢上半拍的國產時尚品牌們,已經乘著國內直播帶貨的風口跑在了前面。

跑在巨頭們前面的國產品牌們,還能領先多久?

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諸多國產服裝品牌都遠遠落在ZARA、優衣庫等國外大牌后面。當美特斯邦威、拉夏貝爾、海瀾之家、森馬等品牌仍在苦苦尋找轉型出路,ZARA、優衣庫打造了新潮的“快時尚”模式。國內品牌市場。

面對競爭,國產品牌不得不快速跟上ZARA和優衣庫。在“快時尚”所依賴的供應鏈管理模式中,國內各大品牌爭相模仿ZARA;在產品質量的把控上,他們也向優衣庫學習。但整體效果不佳,曾被譽為“中國ZARA”拉夏貝爾就是個很好的例子。

自2014年和2017年分別在港交所和上交所上市后,拉夏貝爾就開始借鑒ZARA的擴張套路,2018年全國門店數量達到9674家,甚至一度超過了ZARA。此外,拉夏貝爾的產品上新速度也直逼ZARA,近千款新品說換就換,更新速度極快。

不過,拉夏貝爾并沒有考慮到自身的承受能力,雖然它模仿了ZARA的模式,但ZARA背后Inditex集團體量所帶來的龐大且完善的供應鏈,是拉夏貝爾所學習不來的。過度擴張最終導致拉夏貝爾爆發債務危機,幾乎到了退出行業的邊緣。此外,森馬、海瀾之家等服飾企業也沒能成功模仿ZARA、優衣庫的成功。

雖然在模式上沒法超越ZARA、優衣庫,但近年來逐漸興起的直播帶貨似乎成了國產服裝品牌們的新機會。隨著越來越多的明星大腕入駐直播間,他們直播幾小時的帶貨銷售額,往往抵得上同時間段普通電商渠道的數倍甚至數十倍。

轉型需求強烈的國產服裝品牌自然不會放過這個風口,不少品牌都已經抓住了先機。森馬服飾為例,其在2019年線上業務營收就已達到53.35億元,占比27%,今年上半年線上業務營收占比更是達到了近36%。

反觀ZARA、優衣庫,體量帶來的優勢讓它們一度減緩了線上化轉型。Inditex今年線上業務占比不到15%,而迅銷集團線上業務占比在2019年才剛剛突破11%。不過,隨著疫情帶來的線下業務凋敝,兩家巨頭已經注意到了線上渠道的重要性,未來國產品牌們是否能在同一賽道上擊敗ZARA和優衣庫?恐怕仍要打一個大大的問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