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家棟:預測“石油時代”結束為時尚早

來源:環球時報

“石油時代”即將結束?這曾經是一個疑問句,但現在它似乎變成了一個肯定句。近期多位分析人士認為,新冠疫情是終結“石油時代”的最后一塊“瘋狂石頭”。英國石油公司在月中的一份報告中說:“石油消費量可能不會恢復到冠狀病毒爆發前的水平?!笔团c經濟增長的相關性從2007年的0.8下降到現在的0.3。石油公司的市值也大幅縮水。美國石油巨頭??松梨谟?1928 年被納入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但不久前被移除。

這一現實是由石油供需雙方共同決定的。在供給端,頁巖油等新開采技術的出現,讓石油競爭對手越來越強大。在消費方面,汽車占全球石油消費的45%,電動汽車、太陽能發電等新技術的推廣不斷削弱石油的地位。

但到目前為止,說“石油時代”已經結束有些夸張。石油仍然是最具戰略和經濟意義的能源形式。但是“人類的幸福不會長期停留在一個地方”。石油確實從“唯一”走向“其中之一”,尤其是在石油的燃料功能迅速下降的情況下。因此,石油作為時代標簽的功能可能會逐漸退出,但作為重要的能源和原材料,它仍將長期存在。

首先,作為一種理想的能源,石油在未來一定時期內仍難以替代。與煤和天然氣相比,石油的適用性要好得多。與頁巖氣和其他可再生能源相比,石油的可得性和開采成本也低得多。過去,人類社會一直在努力尋找石油的替代品,一是為了環保,二是因為石油價格太高。但即使從環境的角度來看,石油也比煤炭好。從價格來看,油價大幅下跌,競爭力有所恢復。疫情期間的特殊形勢,讓人難以對“石油時代”的未來做出趨勢判斷。

其次,石油作為能源的份額有所下降,但作為原料的石油仍然非常重要。從長遠來看,石油的原料功能應遠高于其作為能源的功能。因此,能源意義上的“石油時代”可能已經結束,但原材料意義上的“石油時代”可能還沒有到來。

更重要的是,“石油時代”是否結束,對于不同的國家和地區有著不同的意義和程度。對于產油國,尤其是石油輸出國來說,“石油時代”可能真的結束了。石油出口國是石油時代的最大受益者。在這個時代來臨之前,大多數石油輸出國,特別是中東和北非,大多是貧窮的,國際地位很低。然而,自從世界經濟進入“石油時代”,特別是1970年代石油危機之后,這些國家不僅獲得了巨大的石油財富,而且大大提高了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其國際地位。 2012 年,僅中東和北非石油出口國的石油收入就約為 1 萬億美元。但美好的時光很快就過去了。這個數字在 2019 年下降到 5750 億美元,到 2020 年可能只有 3000 億美元左右。

這對石油出口國來說是一個嚴重的打擊。在中東,除卡塔爾外,沒有一個阿拉伯生產國能夠將財政平衡維持在每桶 40 美元以下。擁有 4440 億美元外匯的該集團中最大的經濟體沙特阿拉伯也在苦苦掙扎。迅速減少的石油財富不僅損害了這些國家的國際地位,而且強制進行的國內改革也可能產生重大的政治影響。此外,影響也將是區域性的。許多阿拉伯非產油經濟體嚴重依賴產油國的匯款、就業和援助。埃及和黎巴嫩多年來沒有得到產油國的有效援助,約旦對海灣國家的援助減半。因此,產油國經濟低迷不僅是其自身的問題,還可能導致地區不穩定。

對于美國和歐洲國家來說,“石油時代”也可能即將結束。美歐國家要么實現了石油國產化,要么實現了油源多元化,對中東石油甚至進口石油的依賴度大大降低。這些國家的內政外交也越來越少受到國際石油貿易的影響。 1973年,美國僅將國防開支的2%用于進口石油; 2012 年最高,為 50%。但自2012年以來,美國石油進口支出迅速下降,甚至一度實現凈出口。石油進口支出的減少和油價的下跌,為美國節省了巨額開支,增加了美國的戰略自由度。

但對于亞洲石油進口國來說,無論是中國、日本、印度還是韓國,“石油時代”還沒有結束。這些國家石油需求依然旺盛,進口來源仍較為單一,對國際石油市場的依賴程度仍較高。

所以,一個地球,三個世界。 “石油時代”的未來在世界、地區和國家三個層面呈現出不同的特點。無論“石油時代”的終結或轉型,對人類社會來說都未必是壞消息。過去40年,每次油價暴漲,世界經濟就一落千丈。石油是世界經濟的血液,也是世界經濟的魔咒。在這種情況下,能源格局的多元化、石油用途的多元化,就像國際格局的多極化一樣,終將給人類社會帶來福音。 (作者為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