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嵩谷峰!讓“最可愛的人”響徹中國

?激戰松骨峰——

讓“最可愛的人”響徹神州

■張鈺浩 彭陳

a?<“在朝鮮的每一天,我都為某事所感動;我的思想和感情的潮水在自由流動;我想告訴我祖國的所有朋友。但我最渴望告訴你的是,這是我思想感情的一次重要體驗,那就是:我越來越深刻地感受到誰是我們最可愛的人!”

1951年4月11日,作家魏偉在人民日報發表田野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本報熱烈贊揚中國人民志愿軍第112師第335團第3連第3連官兵奮戰在嵩谷峰的英勇事跡。作品一經發表,3家公司的壯舉迅速傳遍了長城南北。從此,“最可愛的人”成為志愿軍的光榮稱號。

逢敵亮劍

1950年11月25日,第二次抗美援朝戰役打響后,西線志愿軍在德川和寧遠拉開了戰斗缺口。 29日,西線美軍開始全線撤退。西線志愿軍猛烈進攻,在青川江南北地區展開了大規模的包圍殲滅戰。

松骨峰位于價川、軍隅里至龍源里、順川公路的中間段,主峰高288.7米,其山腳往東延伸是書堂站無名高地,高地邊緣即是公路,公路東側有南北鐵路一條,緊貼鐵路是河流,河谷不寬,水淺易涉。此處,是價川、軍隅里之敵與鳳鳴里之敵向龍源里、順川逃跑的必經之路。

堅守嵩谷峰的重任落在了38軍112師335團的肩上。當時,第335團剛剛完成上級下達的“誘敵深入”任務,行軍數日后,終于趕上了全軍主力。這時,第112師師長楊大義接到師長的命令:立即占領嵩谷峰。這時,所有的部隊都去參戰了,而楊大奕已經沒有可以動彈的部隊了??吹降?35團,楊大奕立即拿出地圖指給團長范天恩:敵人可能會從書堂逃走,你們團可以直奔松谷峰,在那里攔截敵人。

1950年11月30日6時30分,第335團1營3連率先占領松鼓峰東側和樹塘站北側的無名高地。只聽見從遠到近的馬達轟隆隆的聲音。這是在昆峪被第40集團軍毆打后逃走的美軍第2師。面對公路上的敵人如潮水般涌來,三連官兵頓時忘記了疲憊和饑餓。他們互相鼓勵,準備戰斗。

抗美援朝戰爭中一場慘烈的阻擊戰就這樣打響了。

8班在連隊陣地的最前線,機槍手楊文明瞄準了第一輛車。當車子離陣地不到20米時,楊文明扣動扳機,子彈熄滅,第一輛車起火。二排長王進厚帶領5名士兵上路,扔出一串手榴彈摧毀了后面的汽車?;鸺彩挚拷?,擊中了第一輛坦克,爆破隊炸毀了第二輛坦克……瞬間,道路被損壞的汽車和坦克擋住了。片刻之后,敵人重新集結起來——要想活命,就得打開通往松骨峰的路。

7時許,一個連的敵軍在坦克、飛機和大炮的掩護下,向樹塘站北側的無名高地發起進攻。陣地最前沿的第8班衛兵在敵軍逼近30米時突然開火,將敵軍擊退。敵人想包抄8小隊,卻被7小隊突然襲擊,傷亡慘重,但敵人不甘失敗,繼續往上爬。機槍手楊文明干脆拿起機槍,一口氣殺死了20多個敵人,不幸身亡。副班長拿著機槍繼續射擊,全連火力展開支援。敵人連擊5次后,留下100多具尸體,撤退。

9時左右,敵軍加倍兵力,向第三連陣地發起第二次沖鋒。團長范天恩觀察指揮所附近的高地,看到敵人正在成群結隊地向三連陣地發起進攻。他急忙下令二營輕重機槍支援,以減輕三連的壓力。二營教官劉成齋親自架起機關槍,向敵人開火。果然,二營一開火,敵人就不得不分頭攻擊二營的陣地。

3連陣地是個緊挨公路的光禿禿的小山包,沒有任何工事可以依托,在炮火轟擊下,要打退數倍于己的敵人談何容易。

10時00分,敵方一營兵力向三連陣地發起第三次沖鋒。 1營營長王素奇讓1連好刺刀,從3連右側反擊敵人。經過肉搏戰,敵人被刺刀擊倒。不甘失敗的敵人改為從3連右側進攻,但右側2連也拿著刺刀沖了上來。這樣一來,3連從正面進攻,1連和2連從側面支援,敵人始終無法占領陣地。

這時,敵機投下大量炸彈和燃燒彈,敵人的火炮也瘋狂地向三連陣地傾瀉密密麻麻的炮彈雨。彈片飛過陣地,火勢洶洶。分配給第三連的機關槍一連和一連兩個班的五名士兵被燒毀。機槍連二排長陳寶貴被燒得看不見,但為了安撫士兵們的情緒,他喊道:“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共產黨經得起考驗!”

孫立新作  激戰松骨峰(油畫)

以氣勝鋼

?敵人向松骨峰一帶攻擊的兵力還在成倍增加。

師長楊大易焦急地關注著3連的方向。他站在師指揮部的山頭上,看見從藥水洞到龍源里的公路上全是敵人的汽車和坦克,多得根本看不到盡頭。

敵人的第四次沖鋒從地面火勢的高度開始。他們蜂擁到四班陣地,四班戰機準備開槍。就在此時,重機槍的槍管被燒毀彎曲,無法射擊。焦急的射手李玉民滿頭大汗。他扔掉機關槍,彎腰撿起自己犧牲的戰友的步槍,向敵人沖去。戰斗中,李玉敏大腿中彈,流血不止。他忍住疼痛,從口袋里掏出一顆子彈,插進傷口止血。然后,他跳起來與敵人進行刺刀戰斗;當刺刀彎曲時,他用槍托將其砸碎;屁股被砸的時候,他抱住敵人扔了……

這時,四班的士兵沖了過來,敵人嚇得轉身就跑。李玉民用盡全力將最后一顆手榴彈扔了出去,手榴彈在敵群中綻放。排長陳寶貴沖過去將李玉民抱走。李玉民搖頭,讓排長繼續指揮戰斗。

敵人的進攻一波比一波猛烈……

各級指揮官非常擔心335團能否攔截敵人。第38軍軍長梁興初向范天恩詢問了松谷峰和樹塘站的戰斗情況。梁興初聽到四輛敵炮車從高速公路南逃,果斷道:“跟我回去!從今以后,任何敵人都不能從你們的防區向南逃!”

范天恩放下電話,立即派3營長陳香山帶領兩連追擊。但范天恩覺得光追車還不夠,還得用炸車來堵路,于是命令二營派一個小隊去炸車。然而,高速公路上的敵人眾多,火力強大。幾個小隊接連出動,所有的傷亡都在路上。最后,第五連的一個排沖到高速公路南端的一個隱蔽地帶,炸毀了彈藥車,封鎖了高速公路。

戰斗到中午時,三連的陣地只剩下不到一半。楊少成指導員在戰斗間隙召集黨支部成員。他心里難過,但用堅定的語氣告訴大家,三連是一家受過戰爭洗禮的老連隊??谷諔馉帟r期,三連調往蘇皖邊區,屢獲嘉獎;解放戰爭時期,第三連被授予“戰斗模范連”、“三好連”、“過江英雄連”等榮譽稱號;公司的每一個成員都是一顆釘子,必須牢牢地釘在崗位上,承受巨大的壓力。

連長戴如意指著山腳下的敵人,告訴大家,我們三個人也要扛起重擔!敵人有鋼彈和汽油彈,我們有敵人沒有的武器——勇敢和決心!隨后,他重新調整了排的任務。支部成員帶著黨支部的決心回到了排,重新調集了部隊。士兵們表達了他們與這個職位一起生死存亡的愿望。

光禿禿的山上,沒有任何防御工事,只有彈坑作為掩護,三連官兵遭到炮彈如傾盆大雨的襲擊。七班士兵潘志忠頭部受傷,臉頰上的鮮血結成了冰。當戰友勸他退位時,潘志忠堅定地搖頭,表示自己是共產黨員,絕不退縮。

13時,敵人對松骨峰發起了第5次沖鋒。

美軍第2師動用32架飛機、18輛坦克、數十門榴彈炮,將第3連陣地炸成一片火海。隨后,400余名敵軍同時從兩個方向向第一排和第三排陣地發起進攻。三連官兵蹲在彈坑里,突然沖出來向敵人開槍。隋金山副班長抱著機關槍,鼓勵大家穩定情緒。

當敵人沖上來時,黨員張祥賢提醒戰友們準備好手榴彈和沖鋒槍。當敵人沖上來時,他站起身來,大喊:“戰斗!”經過半個小時的激戰,第3排傷亡慘重,敵軍突破了前線陣地。連長戴如意見陣勢已失,便搶過陣亡士兵的槍,與敵人作戰。連續刺中數名敵人后,左腿被炸飛,但他強忍著疼痛,爬到第三排繼續組織反擊,直至犧牲。教官楊少城立即接過連長的指揮權。他沖破層層火力,來到八班陣地組織反擊。經過一番努力,八班終于重新奪回了前沿陣地。

最后時刻

敵人對3連的進攻暫時停止了。士兵邢玉堂解開衣服扣子,從襯衣口袋里拿出一個紙袋,一層一層打開,最后露出一張紙,是入黨申請書。他將試卷遞給教官,滿是火藥味的臉漲得通紅,害羞道:“教官……” 突然,“轟、轟、轟”的位置上炸開了幾顆汽油彈,一顆正落在前方邢玉堂的身軀,頓時一股巨大的火光將他吞沒。邢玉堂喊道:“導師,保重!”帶著呼嘯的火焰沖向敵人。他一連刺了幾個敵人,然后死死摟住一個敵人的脖子,咬住敵人的耳朵,滾下山去。敵人對第1排和第3排的進攻失敗后,他們開始進攻第2排。教官楊紹成立即組織3排7班和4機槍班10余名士兵繞敵后背進攻。 2排副連長楊文海受了3次傷,仍堅持指揮戰斗直至陣亡。

在外圍,隨著我軍逐漸收緊包圍圈,敵方預感到危在旦夕,派飛機、坦克、大炮轟炸3連陣地40分鐘。馮發起了瘋狂的沖鋒。戰斗愈演愈烈,三連傷亡慘重。最終,烹飪班的文員和公司的記者都加入了戰斗。排長死了,班長出手了;班長死了,士兵接手了。教官楊少成子彈用完了,他抓起刺刀,沖向了敵人。一個敵人摟住了他的腰,他用手榴彈砸向了敵人的腦袋。就在這個時候,六七名敵人圍了上來。他不怕危險。他“嗖”的拉出手榴彈,并大聲鼓勵戰友在手榴彈爆炸時堅守陣地擁抱敵人??吹浇坦儆⒂聽奚?,士兵們眼含淚水喊道:“去!打他們!”

這是3連的最后時刻,也是令經歷過松骨峰戰斗的敵人最膽戰心驚的時刻。

代理排長高喊著光榮祖國的口號,士兵們跳出火山口,用冰冷的刺刀沖向黑漆漆的敵人。其中,張雪榮受了重傷,但還是撿起了犧牲的戰友身上的四顆手榴彈,滾進了敵群;晏作政的刺刀斷了,與敵人一起扭動,滾下山去;胡傳玖從敵人身上取下手榴彈,將敵人擊倒;高占武腰中中槍后,將火撲在身上,將敵人抱死;即使是傷員也加入了戰斗,拖著解開的繃帶。

英雄的3連雖然戰斗到只剩下7名同志,但陣地依然在他們手中,直到大部隊殲滅被攔截之敵。

晚上,第38軍在第40軍和第39軍的配合下,對被圍困的敵人發動了總攻。楊大義立即向范天恩下達了組織反擊的命令,并派出師部僅存的機動部隊——警衛連支援第335團。黃昏和日落時分,第335團轉守為攻,四面八方的包圍部隊也同時對敵發起反擊。

戰斗結束后,一營營長王蘇奇帶領士兵到三連陣地清理戰場,在數百名美軍士兵的尸體和一堆堆尸體中發現了許多與敵人同歸于盡的志愿兵。被打碎的槍。有的緊緊抓住敵人的機關槍;有的手里拿著手榴彈,子彈上沾滿了敵人的腦漿; .

志愿軍第335團第3連在傷亡慘重、彈藥耗盡的嚴峻形勢下,毫不畏懼。所有能戰斗的人,包括傷員,全身都是火焰,勇敢地沖向敵人,與敵人戰斗至死。肉搏戰,譜寫了革命英雄主義的贊歌。

戰后,中國人民志愿軍總部為表彰3連的英雄事跡,授予3連“攻守兼備”錦旗一面,并記集體特等功一次。

染血的戰旗隨風飄揚,英雄部隊的使命依舊完好無損。松谷峰上的硝煙雖已散去,但“臨敵亮劍,以勁克鋼”的松谷峰精神,早已成為忠誠與熱血的代名詞,深深扎根于廣大干部群眾心中。第三連的士兵,激勵他們永遠自由。骨峰上的“最可愛的人”。

來源:解放軍報